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 注册会员 | 经营管理论坛 | 中经网-信息版 | 会员办公室
新闻聚集  治理与服务成果  模式探讨  创业故事  创业项目  特色文化  治理经验  工作动态 
 热点推荐
 最近更新
 目前位置:主页 > 投融资窗 > 融资动态 >
华业资本入股长城人寿被否
时间: 2018-03-24 14:23

曾经地产资本进军保险领域成为潮流,而在保险公司股权管理新规实施后,地产系资本或成首批离场资本。

近日,华业资本(600240.SH)发布公告称,放弃收购长城人寿的3.23亿股的股权。华业资本表示,其在审核过程获得监管反馈,认为其不符合保险公司股东资格,一是其母公司于2016年亏损,二是其本次收购的资金来源不能视为自有资金。

为了加强保险公司股权管理,近期下发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从多个维度加强保险公司的股东管理,其核心是严格股东准入标准。

事实上,华业资本或许并非首家被否的机构,此前,某健康险公司曾被两次公开问询是否与地产大佬郭英成家族有关,最终其有关股东和注册资本变更的行政许可被撤销,相关投资人列入黑名单。再如世贸股份(600823.SH)为第一大股东牵头发起的汇邦人寿,2016年9月保监会批准其在一年内完成筹建工作,时至今日已过一年半,该公司仍未被批复开业。《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业内获悉,汇邦人寿筹备组的核心领导已经转到其他保险公司任职高管。此外,世贸股份也退出了并参与发起筹建新沃财险。

入股一波三折

此前本报曾报道《“涌金系”公司退出 华业资本有望成为长城人寿第三大股东》,华业资本拟出资8.09亿元,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受让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国金鼎举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广厦京都置业有限公司、拉萨亚祥举泰投资有限公司持有长城人寿3.23亿股的股权,合计持有长城人寿11.51%股份。2017年3月16日,华业资本与转让方签署《产权交易合同》,若该股权转让获批,其将成为长城人寿第三大股东。

2017年4月,华业资本公告称,公司与转让方签署的《产权交易合同》现已生效,只待获监管核准。

2017年9月,长城人寿换帅,原董事长胡国光退休,白力担任其董事长。白力为2014年至2017年这四年时间内长城人寿的第4位董事长。

2017年10月,长城人寿50亿元增资获批,增资后长城人寿注册资本变更为55.32亿元。由于在此次增资中,前述转让股权的公司均未参与认购,华业资本受让的3.23亿股的持股比例被稀释为5.86%。

鉴于此,华业资本不得不与转让方签署《产权交易合同之补充合同》,将持股比例调节为5.86%,不过转让的股份数仍为3.23亿股,转让金额仍为8.1亿元。

最终被否

近日,华业资本发布关于放弃收购保险公司股权的公告。华业资本称,长城人寿完成增资后,将公司本次股权收购事项上报监管审批。但在审核过程中,公司获得反馈称,依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2014年修订)的规定,华业资本无法满足保险公司股东资格,原因为:1.华业资本母公司于2016年亏损。2.拟收购的资金来源不能视为自有资金。

对此,华业资本认为,其主营业务均由下属子公司运作,母公司本身为管理公司并无生产经营业务,利润来源主要是子公司分红及转让子公司股权,且母公司每年财务费用及管理费用支出较大,因此母公司不能保证每年稳定盈利,但从合并层面看公司已实现多年持续盈利。

对于资金来源的质疑,华业资本回应称,公司资金实行集中管理,经公司审批后,公司及子公司之间可根据需要对资金进行合理的调拨及划转,本次股权收购资金主要来源于公司子公司的售楼款及收回的金融产品投资款,符合公司相关制度的规定。

保监会发展改革部原主任何肖峰也曾坦言,“关于入股资金真实性问题,我们讲的自有资金概念,一个商业主体的现金流是在不断的进出的,一笔资金在企业活动中间流转,什么时点上可以真正的给它确定成自有资金,尤其现在我们各种通道大量存在的时候,又给大家增加了很多变通的空间。”

最终,以此次收购事项持续时间较长,资金占用过大,能否获得批准存在不确定性为由,华业资本的管理层决定放弃本次收购保险公司股权事项,并已从北交所收回本次收购股权支付的全部交易价款。

地产资本退场

保监会原副主席黄洪曾表示,保险监管千招万招,管不住资本,都是无用之招。

从近期的种种表象看,与地产资本相关的险企,无论是设立还是股权变动,均尚未成正果。由此,地产资本或成首批离场资本。

记者从业内获悉,汇邦人寿由世贸股份等牵头发起设立,2016年9月保监会批准其在一年内完成筹建工作,不过至今该公司仍未被批复开业,以至于筹备组的核心领导已转在其他保险公司任职高管。

“迟迟不开业,谁能挺得住?两年没事干,跳槽到其他公司也正常。”某大型寿险公司管理层如是评价汇邦人寿筹备组高层的异动。

值得注意的是,世贸股份也曾参与发起设立新沃财险,但在去年1月,世贸股份宣布退出新沃财险。

再如新光海航人寿的股权转让,深圳市柏霖资产从新光人寿接手了15%的股权,从海航集团接手了36%,合计达51%的份额,该股权转让自2016年11月对外公布以来仍未获得批复。深圳柏霖资产前身是深圳市鸿荣轩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此前是鸿荣源集团100%控股的子公司。

另外,监管部门曾两次公开问询某健康险公司是否与地产大佬郭英成家族有关。并于去年12月撤销其有关股东和注册资本变更的行政许可,相关投资人列入黑名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认为,保险股权管理新规实施后,资本对于保险业的冲动将进一步降低。“一方面,理论上不排除此前有些资本对中短期存续业务快速集聚资金感兴趣,但现在的监管环境之下已经没有可能,从而过滤了有此想法的部分资本。另一方面,根据《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对保险公司股权实施分类监管和穿透式监管,对于关联交易、公司治理结构的监管也趋向严格,这也会使一些资本对保险牌照的兴趣降低。”

曾任职某地产系资本控股的寿险公司总经理的刘先生(化名)向记者坦言,其工作很不好做,地产老板要规模,但现在又不是时候,公司转型需要发展个险,给股东讲个险又不懂。而公司的投资业务又很多流向与股东相关的项目中。

某集团投资总监认为,“近些年一些房产转型医疗,医疗项目虽然与保险有一定产业关联,但医疗项目回报周期长、在初期也需要大量投入,要获得盈利也不容易。”

曾任职某外资险企总经理的齐先生表示,保险经营有特殊性,需要持续增资,股东资金实力有限,不能增资则业务难以顺利开展,“我当时要花三分之一的精力做股东工作,像拔牙齿一样很累很累。”



 
  来源: 未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协会介绍 | 关于网站 | 服务条款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2-2005 浙江中房商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9093201号-4